中国至今未破的大案(中国十大未破杀人悬案)

直播电商 2021-06-07 20:28:38

1986年10月,刘伯承元帅即将离开人世时,他躺在病床上,提起女儿被害之事时,仍然十分难过:“二女儿的案子没能破,我是死也不瞑目啊。”

1940年春,延安中央幼儿园成立,总部从各单位抽调了一些责任心强、思想作风过硬的女干部参加护理工作。不久后,一些洞穴和平房被分配到托儿所,中央托儿所迅速扩大。后来,为了感谢美国朋友对延安儿童的热情捐助,中央幼儿园更名为洛杉矶幼儿园。

洛杉矶幼儿园的院子很长,沿着山坡附近的山洞形成一个长方形。院子被木栅栏围着,以防孩子们出事故。栅栏不高,只能挡住孩子,大人很容易翻过来。院子南北各有一盏路灯,是玻璃做的,中间点着蜡烛。没有蜡烛的时候,用其他的油点着。光线很弱,什么也看不清楚。

成千上万的孩子被洛杉矶幼儿园接收,但只有刘太行的妹妹华北元帅刘伯承的第二个女儿在6岁时去世。华北很可爱,胖乎乎的小圆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笑起来像个娃娃。她最喜欢和哥哥太行一起玩。后来他哥去宝宝宝小区,和其他大点的孩子一起玩。

托儿所的阿姨们都喜欢小华北,因为她不像其他的孩子那么淘气,很少爬墙上树滑土坡,带她很好带。

抗日战争结束后,蒋介石没有遵守与共产党达成的和平协议。反而频繁调动军队包围解放区,甚至派出大批间谍以各种身份潜入解放区搞破坏。洛杉矶托儿所有不少中央首长和前线指挥官的孩子,所以他们也成了间谍活动和关注的目标。

1945年8月18日晚,幼儿园园长丑子刚提着灯笼巡视,这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每天晚上睡觉前,她都要去看孩子。今天丑子刚像往常一样给这个盖被子,给那个塞胳膊。看完整个托儿所的孩子,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

丑子刚离开孩子提着灯笼睡觉的山洞,对值班的两个女护士说:看好孩子,注意安全之类的,然后回到他办公室睡觉的山洞。托儿所的周围像往常一样安静,只有几只蟋蟀还在叫着停下来。8月,陕北的夜晚已经有点凉了。两个女护士走来走去,感觉有点冷。于是年长的护士对另一个年轻的护士说:“你先盯着这里,我把锅烧开,待会再热。”

老护士说完就离开了院子。过了一段时间,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年轻的护士感到有些胃痛。起初她以为是风。她不在乎。她只是把衣服包得很紧。但是肚子越来越疼,脸也好多了。她想打电话给老护士,但她害怕吵醒孩子。她心想,都深夜了,孩子都睡着了,走一段时间应该没什么事。

age/4e855762611e483f9a7c931d26340350" />

年轻的保育员离开院子,找到几片药后吃了以后感觉肚子不那么疼了,便和老保育员一起回到院子里。院子周围仍然是一片宁静,没有任何动静。她们在孩子们睡觉的窑洞前查看,孩子们也没有动静,都在安静的睡觉。


第二天,保育员吹响了起床的哨子,托儿所的孩子们一个个从床上爬起来,开始穿衣服。小一点的孩子不会穿衣服,便由保育员帮忙。华北是一个乖巧的孩子,每天都是按时起床,然后自己穿衣服。可是今天华北却没有起床,负责照顾华北等几个孩子的保育员看到之后,以为华北没有听到哨声,便对着她说:“华北,该起床了。”可是却没有任何回应,保育员走到她的床边,只见华北用被子蒙着头,一动也不动。


保育员心想华北是不是生病了,上前掀开华北的被子。眼前的景象让她惊呆了:华北浑身是血地躺在那里,身体早已僵硬,小腹部被人用刀子剜去了一块,鲜血溅满了雪白的被褥。“丑所长.......”女保育员尖叫着,向窑洞外冲去。


此时的刘伯承夫妇正在延安,接到女儿被害的消息,他们愣在那里。刘伯承强压着心中的悲痛,对前来报信的通讯员说:“好吧,你先回去,我们马上就到。”通讯员走后,刘伯承看向已经呆滞的妻子汪荣华说道:“荣华,你要是忍不住就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到了托儿所,千万不要流泪。出了这种事,托儿所的工作人员已经很不好受,咱们再说这说那,就更增加了他们的压力了。”


刘伯承和汪荣华到达托儿所时,所长丑子冈将他们迎进办公室,将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讲述了一遍。刘伯承提出想要看一看孩子,于是几人便来到华北住的窑洞。华北安静的躺在床上,身上穿着一件她平时最喜欢的花衣服,这是托儿所的保育员给她穿上的。


刘伯承轻轻的掀开盖在女儿身上的白床单,看到那张熟悉的小脸,只是此时这张小脸蛋,苍白的像张白纸。女儿紧闭着双眼,平时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再也睁不开了。汪荣华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到女儿尸体前的,看到女儿的那一刻,汪荣华的心像撕裂了一样痛,想到刘伯承来前嘱咐的话,她强忍住巨大的悲痛,将泪水咽进了肚子。


晚年刘伯承全家福


夫妻二人离开窑洞,在所长办公室,刘伯承忍住悲痛对托儿所的工作人员说:“请大家不要太难过了。敌人以为暗杀我刘伯承的女儿,我就会五心不定地对他们手软吗?这是痴心妄想。”刘伯承夫妇离去以后,大家都忍不住哭了起来,“心里难受呀。假如首长责骂我们一顿,倒好受些,可他们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


与此同时,洛杉矶托儿所的全体工作人员都受到了审查,和华北住一个窑洞的孩子说:“夜间有一个叔叔,头上包了布, 拿着手电在华北床前,华北说,叔叔我认识你,那个叔叔说,你不要吵闹,我给你饼干吃。后来就不知道了。”


保卫部门根据孩子提供的线索,展开了周密的调查,将托儿所附近的人都调查了一遍,可是却一无所获,案子也就成了悬案,一直到今天也没有破获。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