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就是忽悠人的 河南熊猫跨境电商

淘宝开店 2021-09-20 21:07:12

近日,有媒体报道TT直播健身App无法正常登录。在微博平台上,其最新微博停留在2020年4月23日。在其评论区,网友@赵泽新于2020年11月15日留言称:“是不是倒闭了……”2021年1月15日,网友@孔二猫发出同样的问题:“我的手机无法登录。骗钱跑了?”

(截图自TT直播健身官方微博)

(截图自TT直播健身官方微博)

近日,Yangguang.com记者尝试分别在安卓系统和IOS系统上注册登录TT直播健身App,均以失败告终;之后,我通过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和客服电话联系了TT直播健身客服人员,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截图来自TT直播健身App)

根据天眼的信息,TT直播健身的关联企业为北京无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7月。2020年2月,获得千万A系列融资。投资方包括熊猫资本、福普投资、美华创投。

资料显示,TT直播健身是一家线上直播健身平台,以各种海外精选团体课为主要内容,以直播课为主。TT直播健身从一开始就定位于服务“付费用户”,目前价格为30元/月(无续费)。如果连续月价在20元/月,目前这些用户的比例在85%左右。会员有权在TT无限量使用直播健身内容,包括每天6节直播课。

“家是最好的健身房。”这是TT直播健身App开机屏幕上显示的一句口号。

“家是最好的健身房”?

2020年2月至3月,TT直播健身在联合国多个视频平台推出了直播健身活动。每次活动持续一周,其平台明星教练在视频网站直播健身课程。

当时国内很多企事业单位还是采取了居家办公的防疫措施。TT直播健身号召大家“在家坚持锻炼,保持良好状态,高效工作!”它还表示,直播将为所有在家工作的人提供免费的在线健身服务,包括减脂训练、整形训练、力量训练等健身项目。

此外,基于“内容主要精选海外团课”的定位,在此期间,@TT直播健身官方微博发布介绍,将启动全球健身游直播,即设置多场景的健身直播,让用户足不出户就能跟随国外教练“环游全球健身圣地”。

2020年全国抗疫期间,TT直播健身确实为大众居家健身做了一些尝试。然而,在后疫情时代,当机会红利逐渐被人们的居家健身习惯所形成时,TT直播健身为何陷入停摆?家是公众最好的健身房吗?

头部玩家Keep销售并努力突破

如何解决留住客户和变现的问题?

2020年初,响应防疫号召,宅在家里是很多人明智的选择,也是很多人适应新生活方式的催化剂。从居家办公到社区团购,由于出行限制,许多与人们日常工作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为习惯进一步加深了与互联网的连接。即使是不仅仅是需要的健身活动,因为有了线上平台和直播,无论是运动员还是健身专业人士,都可以在几平方米的空间内练习体能计划。

头宝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中国居家健身短报告》显示,疫情爆发后一个月内,Keep、每日瑜伽、薄荷健康等健身类手机应用的日下载量均实现大幅增长,其中Keep增幅最大,达到47.8%。

上述《报告》也指出,19-35岁的中青年中有60%的人有锻炼意愿,但只有30%的人有在健身房锻炼的习惯。这类人一方面具有学习工作压力大、锻炼时间碎片化的特点。他们可以通过手机应用软件模仿在家健身的做法,这首先满足了他们对时间灵活性的要求。另一方面,由于中国人在健身房锻炼的习惯仍在培养,在线视频和工具平台降低了peo的门槛

/>

可是,在成功引流后,在线健身平台的生存现状却不容乐观。其核心问题在于,通过各路渠道获取的免费健身视频,以及在线健身App中的免费课程足以满足有健身意愿和健身习惯,但不求成为健身达人的大多数用户需求。因此,会员福利和付费课程对于这“大多数”而言很可能“形同虚设”。


有着多年健身经验的朗明(化名)告诉央广网记者:“从传统的角度来说,我们说到健身更多的还是以线下为主。疫情期间我们去健身房的计划的确受到了一定限制,但由于国内的疫情防控做得比较好,几个月之后也就陆续开业了。”作为运动爱好者,朗明表示,随着防疫形势趋于稳定,他更倾向于去健身房锻炼,“在家运动和去健身房的体验是不一样的。我们去健身房,一方面是为了锻炼身体,但另一方面何尝不是为了社交。”


“很多视频网站上也有免费的健身教程视频,我觉得够用了。到目前为止我没有考虑过购买会员,或者付费课程。”有着长跑、游泳等运动习惯的小霖告诉记者,如果是拳击等有一定门槛,且偏技巧、竞技类的体育项目,她会愿意缴费参加培训班。


行业报告也说明了这一点。健身内容服务平台GYMSQUARE精练《2020中国健身行业报告》显示,中国线上健身用户中,87.0%都是在近一年内为线下健身服务付费的健身人群,仅有13%与线下健身呈弱联系。由此可见,目前国内线上健身用户的健身习惯主要基于线下运动经历。这也验证了此前多家媒体报道中提及的在线健身平台关于获客、留客及流量变现的困扰。


虽然TT直播健身当前尚不明缘由的停摆只是个例,但在线健身行业对于如何更好生存的探索和尝试从未停止。


2021年1月11日完成3.6亿美元F轮融资的在线健身头部玩家Keep,在2014年上线后的前三年,注册用户量已破亿;截至目前,华为应用商店显示其安装次数已达9亿。但不论是融资金额还是用户数量,都不能消除Keep关于变现、盈利的焦虑。从免费视频到付费课程,从线上直播到线下健身房,从平台工具到健身电商,这一系列的尝试不难体现其寻求变现突破的迫切。


然而,“出于门店运营效率的考虑”,Keep于2019年3月进入上海市场的三家线下门店Keepland于开业一年后均宣布关闭。《北京商报》2019年4月份的一篇报道中指出,根据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中“无实体店不外卖”的明文规定,Keep通过小程序“Keep轻食”进行的轻食沙拉外卖业务被指违规,且存在食品安全隐患。2020年11月,根据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2020年第29期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Keep商城销售的健身食品存在营养成分不达标的问题。


“(销售)硬件类产品的确是Keep变现的方式之一,但这会和电商产生一定冲突。无论是进货渠道、成本控制,还是物流体系,可能都没法和电商平台竞争。”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副教授刘春生在接受央广网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其产品上的短板,建议寻找更大厂商进行合作。


专家:机会红利下 破局需专业、服务和创新


“对于在线健身行业来说,当前疫情实际上是一个机会”,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告诉央广网记者。


《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运动健身市场研究报告》显示,预计2020年中国在线健身用户达2.61亿人。进入三季度,疫情形势得以缓解,线上健身用户平均单次使用时长增至40分钟左右,对比2019年同期增加了15分钟。数据显示,2020年三季度,三线城市用户使用健身App意愿为38.0%,同比提升9个百分点。


不论是健身用户数量的增加,还是用户粘性的提升,都将推动行业发展。刘春生指出,“随着国内大众互联网行为的逐渐养成,在线健身行业的前景是广阔的。”


江瀚认为,未来,在线健身平台需进一步聚焦服务环节。他表示,虽然很多用户跟着健身视频做做动作,但无论是就动作标准还是健身效果来说,用户都需要更全面的指导和帮助,由此,平台可从服务优势和差异化竞争的角度寻求出路,从而打破当前留客及变现的困局。


刘春生对央广网记者表示,不论是留客还是变现,在线健身平台更现实的做法是以专业制胜,“比如在平台打造网红健身、瑜伽教练,由此带动网红经济。”此外,他指出,在线健身平台联合互联网其他垂直领域的平台、渠道进行跨界合作也不失为一个改善现状的选择,“网站也好,自媒体也罢,一方面可以通过合作碰撞出新的火花,一方面可以产生范围经济。”


此外,江瀚提出,“云健身”的发展还需要与物联网有机结合,包括健身器械、装备等硬件的智能化,通过这些实现对用户提供全面的健身、运动方式的把控,从而让大家更加科学合理地健身。


来源:央广网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