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虎便利店利润怎么样,金虎便利加盟费一共多少

京东运营 2022-04-09 14:36:47
  

     

  

  25岁的罗森中国永远保持年轻。   

  

  作者|赵晓梅   

  

  生产| 36Kr-未来消费   

  

  今年7月,罗森在中国正式庆祝25岁生日。   

  

  前20年,罗森始终处于探索阶段,真正的扩张开始于后5年。2017年,罗森在华门有1000家门店,2019年有2000家。2020年底,罗森门店总数超过3000家,超过全家,成为中国日资便利店第一。   

  

  不仅如此,日本罗森在其财务报告中披露,罗森中国在2020年首次实现全年盈利,这也是日本便利店在华首家实现整体盈利。   

  

  罗森的野心显然不止于此。罗森中国总裁宫崎骏在25周年庆典上明确表示,到2025年,罗森在中国的门店数量将达到1万家。   

  

  门店规模需要扩大,这是所有优秀零售企业的共识。罗森中国副总裁张生曾坦言,在上海这样租金如此之高的城市,如果只看短期追求利润,开了470家左右的店之后,我们就不会扩张,我们一定能实现盈利。但此时供应商不会为一家没有持续增长的零售企业投入更多,也就意味着门店不会增长,企业会逐渐失去谈判、谈判、推出新产品的能力。   

  

  为了实现单店年营收至少10%的增长(平衡租金和人力支出的自然增长),罗森需要通过抓住消费者的心智不断开发新产品;为了覆盖供应链中的成本,商店需要不断扩张。如何平衡两者是罗森万店策划中最难的一点。   

  

  其实去年,本土便利店,代表品牌便利蜂,也提出了万店计划作为三年目标,但两者相差甚远。便利蜂是一种依靠数字引导开店的直销强控模式。它以城市为单位,瞄准城市基因强、白领多、有一定经济活力的一二线城市。这种数字化能力是一般零售企业无法复制的。   

  

  罗森的拓展更全面,更有参考价值。罗森以经济文化关联性强的区域为单位,以省会等发达城市为据点后,围绕下沉城市辐射,高密度渗透。这意味着罗森不仅要做便利蜂阶段的一二线城市,还要全面渗透到三四线城市。   

  

  因此,在增加一二线城市门店密度的同时,罗森率先下沉到了较低的一线城市。近年来,它已经扩展到生活节奏较慢的低线市场,如芜湖、马鞍山、铜陵、海口、台州和沧州。   

  

  在这些似乎与外国日本便利店格格不入的城市,罗森的表现出奇的好。以河北唐山为例。2019年,7-ELEVEn曾经以区域加盟模式在这里开店,但很快,由于营收疲软,门店全部关闭,退出唐山市。但罗森在唐山,单店日销售额可超过1.3万元。   

  

  可见,罗森基本贯穿了下沉市场的门店运营模式。这也意味着罗森真的有能力实现2025年的门店目标。   

  

  张生把罗森的能力概括为“前轮和后轮”理论。前轮指的是与本土企业深度绑定的门店扩张,后轮指的是从门店导购运营到供应链建设的一系列产能输出。   

  

  扩张需要本土化   

  

  在“前轮”店铺扩展系统中,罗森最大的特点就是灵活这个词。   

  

  特许、区域授权、大加盟、小加盟,罗森针对不同地区、不同情况“发明”了许多加盟模式。只要能开店,无论股权分割还是商品供应链的控制,都可以谈,都可以得到罗森的支持。   

  

  但是,所有这些加盟模式背后,都有一个核心逻辑,那就是“因地制宜”。   

  

  像便利店这样的小店,对精细化运营的要求更高。不同于大型超市以市场为基础的精细化,便利店要精细化到街道和商业区的层面。所以,开一家盈利店的前提是要熟悉你所在的城市   

  

  罗森中国副总裁张生在接受36Kr-未来消费者采访时解释了这个问题。他举了一个例子:起初,在杭州,罗森完全通过自营模式开店。但整个过程面临着巨大的痛苦。团队报告的门店位置,他不知道具体位置的特点和不足。周边人口、交通、环境都比较陌生,没有办法判断是好是坏。   

  

  因此,便利店的“前轮”,即延伸店,必须交给当地企业。   

  

  以“大联盟”为例,这是其加速扩张背后最大的动力。简单来说,大联盟就是一个大规模的个体加盟商。罗森选择当地有一定零售经验和人脉的企业作为整体加盟商与之合作。   

  

  大规模加盟模式主要用于罗森现有供应链物流能够提供覆盖的领域。罗森与本土企业没有股份合作,就像面对一般加盟商一样,罗森为他们提供商品运营、店铺建设、指导培训等。   

  

  在此之前,日本便利店与国内企业的合作模式通常是特许经营。简单来说,特许经营体系就是当地企业负责门店管理和招聘,生鲜工厂和供应链,日方提供经营策略和指导。   

  

  但对于本土企业来说,打造便利店专属的生鲜工厂和供应链是一个巨大的投资项目,而便利店是盈利周期长达数年的慢生意,很难找到合适的加盟商,这也是之前日本便利店扩张缓慢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大加盟的模式下,本土企业前期投入大大减少,本土企业只需要专注于“入乡随俗”,充分发挥自身熟悉本土消费者习惯的优势。   

  

  在下沉市场,更重要的是熟悉当地的商业氛围,了解优质景点。因此,罗森的主要加盟商被细化到市县两级。如江阴、罗森、华联超市;在嘉兴,与友邦便利店合作。   

>以今年罗森在京津冀区域最新扩张的沧州市为例,其合作伙伴为华凯集团,罗森6月份在此三店齐开。沧州市2020年GDP排名位于全国第63,具备支撑便利店的条件。但市内的商业氛围,则与GDP相比,落后很多。

  

举个例子,在罗森门店位处的一条商业街中,基本没有品牌门店,临街店铺由个体服装店、五金店、小饭馆组成,唯一一家叫得上名字的店为罗森旁的蜜雪冰城。往街边走,可以在一分钟内拦下一辆招手停的出租车。

  

在这种没有足够的商业圈参照的下沉市场中,罗森正是凭借当地企业,才能选出合适的门店地址。

  

除了大加盟模式这种,本土企业参与更轻的模式,罗森还有区域授权这一本土企业经营更重的模式。区域授权相当于罗森将品牌、股份和技术集体输出给本土企业,几乎由本土企业全权把控,如中商罗森在南京的授权。

  

商品与运营

  

在将“前轮”交给可靠的本土企业合作伙伴后,罗森的“后轮”,则主要包括三点:商品力;门店运营能力;全链路精细化管理能力。

  

罗森在商品上的差异化竞争力在于其鲜食与甜点,其中鲜食的销售占比超过40%。罗森会根据商品的受欢迎程度等因素,每个月变换12%~15%的商品,一年会变化130~150%的商品。

  

之所以可以源源不断地快速上新,在于罗森背后的鲜食工厂。罗森鲜食工厂中的自有商品,主要包含蛋糕、三明治、饭团等便利店特有的低温鲜食品类。

  

先是2017年,罗森在江苏江阴建立鲜食工厂,该工厂主要为江浙沪以及安徽等地区提供鲜食支撑,是华东地区罗森拓店的重要支撑。

  

众所周知,一个鲜食工厂所能覆盖的日配半径有限,且产能也有限。不管是上述的完全依赖罗森自有工厂的大加盟模式,还是作为授权区域的鲜食补充,为保证区域盈利,每开拓一个新地域,最好是有鲜食工厂针对性地开发新品。

  

但这其中有一个悖论。若先搭建重资产的鲜食工厂,不能确保新地区的有效门店密度一定能够覆盖鲜食工厂运转,造成便利店品牌亏损;若先开店后建厂,则前期可能因为缺乏竞争力痛失领地。

  

这是很多独立便利店品牌都遇到的问题。一些地方型便利店选择与供应商合作,但这也导致其商品没有差异化;唐久、金虎等老牌便利店选择自建鲜食工厂,这又使其面临着扩展缓慢的问题。

  

罗森解决此问题的方式即为,与企业合建鲜食工厂。如江阴工厂,就是由江阴华联主导,罗森参股所投建。这样一来,不仅能够减轻罗森自身的投入,还将罗森与华联之间的合作变得更为密切。

  

今年6月18日,第二所合建的鲜食工厂在南京落地,投入使用中。倘若这种合作建厂的模式能跑通,罗森未来的鲜食会更加具有区域性特色。

  

罗森的门店运营能力,在其对年轻人的理解中足已呈现。张晟多次表示,罗森想抓的消费人群,为12-19岁的年轻人,在这个年龄段习惯使用的购物渠道,将会陪伴其一生。

  

针对年轻化的客群,罗森先是在商品口味上做出变化。除了其招牌品类甜品,有冰皮月饼等年轻化的口味,其余蛋糕、饭团、西点、韩食也都是面向00后研发。

  

其联名的动漫门店,也是如此。泰迪主题店、HALLO KITTY主题店、LOVE

  

LIVE!主题店、航海王主题店,这些罗森合作的IP,均为青少年耳熟能详的。罗森曾在2017年末,就与今天如日中天的年轻人社交重地,弹幕视频网站B站合作推出主题门店。张晟认为,对于年轻客群的深度了解,是别的品牌学不到的。

  

“行业其他人也在学罗森做卡通主题店,但为什么罗森成功了,别家不成功?原因是有些门店将卡通做的过于幼儿化,幼儿和年轻客群是有区别的。”

  

入华25年,罗森依然呈现出一种年轻人的姿态。这体现在其对年轻人喜好的洞察中,还来源于其灵活变通的经营理念。

  

无论罗森的万店计划是否能够实现,何时实现,其在加盟模式、供应链与年轻客群的积极探索上,都可供其他便利店品牌参考。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