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纳戒,纳戒

淘宝运营 2021-05-27 15:28:34

死里逃生(五)

虽然我在心里给了她一个极其困难的标签,但这样的女人配枪还是让人震惊的。更何况这是我第一次真的看到枪,现在这种威胁生命的东西对准我,我的心里满是螺纹。本来以为这女的也是手无寸铁的,没想到人家更厉害。至于当初为什么不杀我,我是怕节外生枝。

女人,右手拿着枪,用枪指着点着一个玉包。我知道是我做出选择的时候了。我虽然不甘心,但最后还是乖乖的把包裹递了过去。

女人收到包裹后皱着眉头说:‘下车,往前走,别耍花招,子弹不长眼睛。’

我苦笑了一下:‘姐姐,枪在你手上。“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女人说:‘我比你小。别靠近。双手抱头,”

我下了车,静静的看了看四周,发现周围一片空旷。如果我贸然向她挑战,我怕会被压成筛子。我的小动作引起了她的注意,于是她怒斥道:‘别动脑子,你要是看到不对劲,我马上开枪。’

我自然不看不动,怕惹怒她。当时真的是又羞又怒。今天我在一个女人手里摔了三次!我永远不会承认是自己的无能。我完全面对的是一个太强大的女人。她不像她这个年龄应该有的头脑。我觉得她应该只有2023,比我小很多。

就在我后悔的时候,一辆车从山上下来了。不一会四个人下了车,其中一个竟然是卢!谁从证据室偷了戒指然后消失了!那天晚上,教授曾经给我看过他的照片,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很好笑,因为我面前那个四十岁左右,戴着一副细丝眼镜不见了的温柔男人又出现了。我的思想一度非常混乱。我一直以为鲁和教授的消失是同一种力量,所以我想我可能是以此类推消失的。转念一想,既然陆又出现了,教授会不会也出现,他们会不会是一伙的?他们究竟为什么消失了?他们消失后去了哪里?这个女人和卢是什么关系?那么多问题一直在脑子里徘徊,因为脑子有些肿胀。

卢显然被我的样子惊呆了。我觉得我应该是个局外人。他用质疑的目光看着那个女人:“这是谁?”

那女人毫不客气地回答,“我不知道,就是个自以为聪明的傻逼。”

卢张健不是在问我。显然,他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或另一件事:‘你有什么发现吗?’

那妇人点点头,把包裹扔给卢张健,说:“别忘了我们的约定。”他们之间好像有一些特别的约定。我突然有了个想法。他们既然不是一群人,就一定没有这样的信任,所以我有机会从内部分化他们。我不知道女人答应了鲁什么,或者鲁能给女人什么好处,但是任何以利益为纽带的关系总是不那么牢靠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利益为纽带的关系并不那么牢靠,人的确是很复杂的生物)。

三个随车下来的人警惕地来到我身边,搜我身。还好我藏在鞋跟的戒指没找到。这双鞋是我学长作为专业人士送给我的礼物。当时只觉得好玩,没觉得有多大用处。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起到了作用。其中一个领导问那个女的,‘这个人我该怎么办?’

女人皱起眉头:“这个男人技术很好。感受他的细节。“你为什么也对玉感兴趣?”听到这个我就放心了。显然,他们还是对我很好奇。

lass="candidate-entity-word" data-gid="4267549" qid="6579552845853365518">如同我对于什么事都究根问底一般,这有时候是好事,也是坏事,只要不是什么都不顾往我头上来一枪,那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所以说反派死于话多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没过多久,我就被押往山上的一间石室内。这让我对于女子一伙人的好奇心越发的强,虽然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石室约莫八方大小,内只有一张钢制凳子,一张钢制桌子,桌脚凳脚是经过特殊加工,我只能瞟见凳脚和水泥毫无间隙的连为一体,我估计是由四根钢管深埋地下浇筑而成,这让我打消了一切念头,我根本无法移动,因为我的手也被锁在了桌子上。石室没有窗户,有些阴冷,如同冰窖一般冻得我瑟瑟发抖,当时正值深秋,而我穿着足以御寒的衣物,竟然也抵挡不住刺骨寒冷


女子走了进来,拿着炽热耀眼的白炽灯罩着我,仿佛是太阳就在我鼻前一般,晃得我睁不开眼。


女子以和她年纪不符的声音冷峻道:"说,是不是张振华派你来的?玉石到底有什么秘密?"女人根本不问我的信息,直接就将我划分成了教授的人,这实在让我有些震惊,教授果然是知道什么的,我当然不知道玉石有什么秘密,我之所以会去偷盗玉石,也是为了尽早解开消失之谜,但是显然如果我不给出一些有用的价值,那么我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我只好胡诌道:"张教授正在市里等我,至于玉石的秘密你应该去问刚刚那位。"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欠揍,是以遭受了她的几记掌掴,我只觉得眼冒金星,脸上如同被世上最辣的辣椒给涂了一层,既痒又痛。我之所以这么说,有两种考虑,第一是不管女人代表的是那一方面,我觉得陆建章并没有告诉他们玉石的真正秘密,我这么说,必然会引起他们的互相猜忌,这给我的脱逃可以创造机会,第二是,我也不知道玉石的秘密,或许我能从女人口中得知陆建章让他们知道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也有可能是真的,第三是,我提到教授,是直觉上的敏感,他们显然不相信陆建章,所以一定会要我带他们去追寻教授,寻求戒指和玉石真正的秘密。


果然,女人轻哼一声:"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玉石还有戒指的秘密,现在我需要知道戒指在哪里,你,带我们去取回来。"同时示意门外的两人带我去找寻教授,我心中不禁暗自窃喜,逃生的机会来了。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