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有多少个女人(曹得旺大学)

直播电商 2021-05-27 20:02:58

正文/曹

我现在的妻子是一对已婚夫妇。她叫陈凤英,人很好。她做饭几十年了,帮我带孩子,连电话都不接。她觉得自己普通话说不好,就不接了,怕人家笑话她。

但是,我家现在所有的资产都记在她名下,我的控股公司也是董事长,是她的,不是我的。人家说这个公司是曹的,其实从法律关系上说是我老婆的。

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安排?这是因为在我变富之前,我曾经在婚姻上徘徊过。

23岁结婚已经几十年了。俗话说“百年同舟,千年同枕”,意思是彼此珍惜,不轻易改变。这里的道理也是我后来慢慢体会到的。

老婆嫁给我的时候还是个小姑娘,我们的婚姻完全是父母的命运。结婚前我们连见面都没有,只看到一张小小的黑白照片,所以没有经历谈恋爱的过程。

那一年是1969年,我们很穷,生活很苦,妈妈又生病了,家里想让我先结婚,找个老婆照顾妈妈。我说好,就这样。

我妻子在我困难重重的时候娶了我。当时没看到自己会是大老板,也没看到自己在政治上很有前途。

结婚的时候只花了20块钱。这张床是我自己用马钉做的。婚礼上,我买了二三十斤苹果和几斤糖。就这么简单。当时新房里最值钱的东西大概就是一个几十块钱的风扇。

我们一结婚,我就把她的嫁妆全卖了。她一点也不抱怨。她认为如果她嫁给你,你说了算。我们结婚30多年了(注:指作者写这篇文章的那一年)。她一直都是这样的,无论多难都不会抱怨。

她是1/4马来人,很单纯。结婚的时候我的嫁妆卖完了,钱都用来当资本了。她在家伺候我生病的母亲,我在外面做生意。我们一年到头在一起的时间很少。这是我们的“新婚夫妇”,并不浪漫,“但不像那些一直贫穷在一起的人所知道的那样”。我们只知道一些经历后的喜怒哀乐,所以我们是患难夫妻。

卖了她的嫁妆后,我得到了一点钱,这是我做生意的初始资本。然后开始种银耳,然后去江西卖。来来回回可以赚七八百块。

就这样跑来跑去,没想到去了第四趟,货被别人扣了。不仅资本亏了,还欠了村民1000多块钱。其他女人会怎么哭?

当时很多人来找我要债,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最后只剩下一个小房子。我对前来讨债的人说:“能拿就拿。”

这时,制作组又来看我了。他们说我跑去做生意,欠一个志愿者做水库,大概20个人工日。不做的话,一个工人一天要交3.5块钱,我算了一下是100多块。

我想我在家里没有什么事可做。上班一天能挣3.5块,还不如上班。结果没想到整个制作团队没人愿意做,我就一个人做了,也就是说我去给别人打工,以每天3.5元的价格卖给他们。

工地很远。在我走之前,把它发出去

我老婆去她的娘家。她一个女人带一个孩子,丈夫又不在身边,家里一贫如洗。


所以我就对她说:“我现在一无所有,只余下一个人,如果实在不行,你可以再嫁人。”


我丈母娘说:“你胡说八道,你这么聪明,困难一定会渡过的,你放心回去吧,你老婆孩子我给你带着。”


我和我老婆就是这样的感情,平平淡淡,无论你好无论你坏,她都相信你,她从来不跟我吵架。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曾经遇到过另一个不同的女人,那是一个让我想把家都扔掉的女人。


那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在明溪遇到的。


当时我写信给我的太太,她不认识字,所以信是我妹妹读给她听的。后来等我回到家,她见了我也只是说:“我知道我配不上你,知道你是会走掉的,你要是真走了,那么把房子和三个孩子留下来给我。”


我听了以后非常伤心,我觉得自己非常对不起我的太太。我那个时候非常痛苦,当时我们的生活已经有了很大好转,不像刚结婚时那样拮据。


不过,虽然我做推销赚到一些钱,但只是一个富裕起来的农民而已,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有能被称得上是事业的企业。


就在那个时候,我爱上了(明溪)那个女人,那是真正的相爱。她为了帮助我,给我做了很多事情,当时她很年轻,大约二十四、五岁,已经结婚,有两个孩子,我们都很投入,彼此觉得找到了一生的知音。


可是,那是什么年代啊?80年代初,尤其是在福清这样的地方,她的压力有多大是可想而知的。


可是她很勇敢,我和她的事情被她的一些好姐妹知道了,那些姐妹就劝她,说:“你怎么这样,什么人不好找,找一个农民,瘦瘦的,黑黑的。”


她就跟那些姐妹说:“我们谈得来,我相信他是一个非凡的人,他将来一定会有成就,会飞黄腾达的。


我面临着一个选择。一面是我的结发妻子,她为我默默地奉献了这么多年,吃了那么多苦,纯朴善良,永远无条件地信任我;另一面是我的红颜知己,我们有刻骨铭心的感情,有共同语言。


我真的很苦闷,不知道以后的路应该怎样走。


后来我就去做调查,去了解别人的生活。我选了100对有代表性的夫妻,有工人,医生,干部,有做老师的,也有老板。


我发现并不是我一个人对自己的家庭不满意,而是这100对夫妻中没有1对夫妻对自己的家庭是满意的。


给我感触比较深的是福州水表厂的一个朋友,他和太太两个人,一个是科长,一个是团干部,郎才女貌,是谈了3年恋爱才结婚的,在我看来,他们应该幸福得不得了。


没有想到,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在我跟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以后,有几次,喝酒聊天说深了,才知道他们双方都对家庭不太满意,两个人互相指责起来,一点不比我的少。


我对我能搜集到的婚姻样本进行统计分析比较,得出的结论是:没有一个家庭是绝对幸福的家庭。


于是我开始思考,为什么会是这样?


后来我想通了——两个人,来自不同的家庭,有着不同的教育,这样就会形成各自不同的观念,谈恋爱的时候,可能是求同存异,一旦真正生活到一起,就会有很多问题。


所以我觉得,幸福这东西讲起来都是大同小异的,就是有吃有喝,子孙满堂这些东西,可是如果往深层去想,世界上有绝对的幸福吗?


没有,所以也不会有绝对幸福的家庭,绝对完美的婚姻,既然是这样,我认为我不需要再去考虑什么换家庭的事情了,再换换,就是换1000个照样也没有用啊。


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那个我曾经深爱的女人已经当奶奶了。不过,说起这段往事,我依然会感到非常伤感。人生总是有很多伤感的事情,怎么努力都是不能避免的。经历得多了,心就会坚强起来,人也会丰富起来。


有的时候,听到有人说“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在支持他”,我就会很有感触,我和我那个女朋友虽然最后没有走到一起,但是我如今的成功和她有一定的关系。


我一生最重大的转变在明溪,我在那里遇到了她,又在那里放弃了她。但是当时我在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一定要为她争一口气,让她的姐妹们说起她的时候,能够说她爱的是一个像样的人,一个值得爱的人。


这样我就回到家乡专心去办我的玻璃厂,也许因为有这种心情,因此我把我所有的精力都贡献在这个事业上了。


我曾经跟我老婆说过:“男人没有事业,这个男人还像什么男人,作为我来讲,首先一个人必须要有事业,你要我照顾家里,你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要我怎么干就怎么干,那我的大事肯定做不成了。”


许多人为了做事业,经常要处理家庭和工作的矛盾,可是对于我来说,这个矛盾根本不存在。


我的老婆从来不会要求我这个要求我那个,她不需要我去哄她,现在想一想,这种安静本分的感情难道不是一个专心做事的人最需要的感情吗?


现在要我回首往事,我想假如我找的是一个很厉害的老婆,她肯定会管住我很多,我会很不自由,我很爱自由和事业,连打高尔夫球都喜欢一个人去打,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我的婚姻真是对我再好不过了。


我觉得我之所以事业成功,“后院不起火”是最大的支持。


有的人,老婆整天在后面碎嘴唠叨,家庭矛盾重重叠叠,每天应付这个事情应付那个事情,焦头烂额疲惫不堪,不要说事业,就是一般的工作都搞得一团糟,这样的男人真的很可怜。


我的老婆在这方面做得就很好,她明白一个男人要把事业做好,家庭肯定会有牺牲。


我有一个看法,就是男女之间还是要有真的感情,像我和我的妻子,虽然直到现在我们也很少有时间交流感情,可是她和我是患难夫妻,我们一起经过多少事情?!


这就是感情,在我被人家追债追到连房子都要卖掉的时候,她还是信任我,跟着我,现在我发达了,她不管我有多少钱,也不势利,你有多少钱怎么花我也不管,反正我相信你。这是一种始终如一的感情。


至于男人,一个男人要是心地好,对家有责任感,用我们老家的话说“就是四个脚都被别人吃掉了,心还是在家里的”,这一点是肯定的。


对于我来说,我觉得家庭是一个避风的港湾。两个人素昧平生然后成为一家人,同在一个屋檐下,这是缘分,应该好好珍惜和睦相处,有困难的时候同舟共济,这就可以了。


有人说现代人感情世界很丰富也很脆弱,离婚率居高不下。


我觉得这是因为人们用心不专一,是没有责任心的表现。我当年是心甘情愿娶我老婆的,我凭什么要背叛我自己呢?


我老婆有一些坏毛病,她为了我可以改,可以进步,因为我是她的丈夫,我喜欢她变得好一些,她为了我努力改变自己,这是她的责任,而对于我来说,给她一个完整的、幸福的家就是我的责任——她就是我的责任。


我是绝对不会离婚的,即使我爱上了别人也不会。因为我是个从来不后悔的男人,对我来说婚姻就是不能后悔的。


中国有两句话,好像是孔子的一位弟子说过的,“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迹,论迹贫家无孝道;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完人”。


什么意思呢?第一句讲的是“孝道”,说看一个人是不是符合“孝道”,不是看他有没有给老人贵重的东西,而是要看他心里有没有老人。如果论财富,穷人家难道就没有孝道可言了。


第二句说的就是“性情”,只要是人,就不会对异性没有感觉,但是有感觉是一回事,是在心里的。“论心世上无完人”说的就是不能以“心里有没有感觉”作为依据,如果以这一点做依据,世界上就没有好人了。


因为很难有人一生一世,心里从来没有被其他异性感动过,从来不曾为其他异性泛起过一点水花。


所以儒家讲“发乎情,止乎礼”就是这个道理,比如一个男人,他对一个女性欣赏,这是感情问题,这是“发乎情”,很自然的;但是怎么处理,却是一个理性问题,儒家赞成“止乎礼”。


我和老婆感情一直不错。但是我对我老婆说我并不爱她,或者说我并不是非常欣赏她。我认为我和我老婆之间是一种亲人式的感情,这种感情不是恋爱中的炽爱,而是两个人共同生活风雨同舟所积累起来的一种深厚感情。


这种感情也许没有恋爱时的那种“炽爱”强烈,但是却有很强的渗透力,一直渗透到我们的血脉之中,成为像手足一样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们结婚这么多年,很少刻意培养经营感情,像电影电视上送给让对方惊喜的礼物或者相约吃个烛光晚餐在月光下说些缠绵悱恻的话,我们都没有。


我会给她买衣服,比如说我到香港去,每次去都要给她带两件衣服,她衣柜里的衣服估计有一半是我买的。当然我的衣服也从来没有自己买过,都是她包办的。


这么多年来,我们都是这么相互关照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我们的感情就像涓涓溪流一样,无声无歇,虽然我们夫妻之间很少有浪漫的表示,而且几十年来忙于工作,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但夫妻之间的感情是有的。


家庭和企业一样,也是需要经营的,就像企业要发展,必须不断追加资本一样,一桩婚姻要稳定,也必须追加情感的投入。说老实话,在这方面我做得是很不错的。


我认为一个男人事业搞好了,一定要让老婆过上舒心日子。不能说自己出门忙事业,把老婆扔在家里不闻不问,那样日久天长,感情当然会有变化了。


一想到她嫁给我的时候是那样一个纯朴的少女,这么多年,无论什么样的事情发生,都始终如一地听从我的安排,我就觉得有义务要尽到自己的责任。


所以我的所有财产,我的公司都是她的名字,我要让她觉得安心,这辈子有依靠。


我们虽然没有那些激情如火的海誓山盟,但是我们毕竟是从年轻到白发,中间所有的悲伤和快乐都是连在一起的,这是一种血脉相连的感情,没有经历过的人体会不到。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